<cite id="nk1ss"></cite>

  1. 登錄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頁  教苑肖像
      

    長沙師范學院優秀畢業生:認真搞好幼兒教育


    110年前,徐特立創辦長沙縣立師范學校(現為長沙師范學院)。59年前,86歲的徐特立老先生,為自己創辦的學校50周年校慶題詞:“認真搞好幼兒教育是共產主義事業中最光榮的任務?!?/span>

    “我們一直遵循徐老的諄諄教導,為湖南乃至全國培養了大批學前教育優秀師資?!睂W校建校110周年前夕,長沙師范學院組織優秀校友座談,校黨委書記羅婷自豪地介紹,“從1950年在全國率先開辦學前教育專業以來,已培養培訓學前教育人才11萬人,湖南82%的省市縣示范性幼兒園園長和骨干教師是我們的學生?!?/span>

    “不當大學老師,哭著要做幼師”

    “不當大學老師,哭著要做幼師?!闭f這話的是羅曉紅,湖南學前教育領域第一個獲徐特立教育獎的正高級教師。

    1981年,15歲的羅曉紅以湘潭市中考第一的成績報考長沙師范學校時,壓根不知道學校主打學前教育專業,在她眼里,師范畢業是教中小學的。

    “做幼師?!钡谝淮伟鄷?,班主任耿湘文明確告訴大家。

    “第一個禮拜,寢室里幾乎天天是一片哭聲?!绷_曉紅回憶道,一是小女孩們想家,二是不想當幼師,“那時幼師在人們眼里就是高級保姆”。

    但是老師們的悉心教育、學校的良好學風,“讓學前教育不僅僅成了我們的熱愛,還成了信仰”。

    三年后畢業,羅曉紅哭著喊著要當幼師。

    作為那一屆唯一留校的優秀生,學校當然不同意她去當幼師。經過無數次請求和“抗爭”,兩年后,羅曉紅才如愿以償。

    收入減少一半,崗位從校團委書記到附屬園的普通教師,身份從中專教師到幼師,別人都說,這姑娘,傻。

    羅曉紅不以為然。幼兒園第一次發福利,一碗扣肉一個西瓜,她懂事地坐長途汽車把這些寶貝送回家,重病的父親夸贊她的選擇:做自己喜歡的事,好。

    這一“喜歡”,就是一輩子。

    上觀摩課、做課題、幼兒美術教學改革……羅曉紅說,老園長、當時湖南著名的幼教專家聶紅櫻“一直很珍愛我”,所以自己成長很快。2008年,她和做小學老師的丈夫,雙雙被評為特級教師,在全省引起轟動。那年,她42歲。

    一些高校,還有很多幼兒園多次向羅曉紅拋出橄欖枝,“有一家民辦園邀請了我20多年,收入比現在至少高3倍,還給股份”。羅曉紅均不為所動,轉身就投入帶團隊、辦新園的工作中。2011年,她奉命籌建新園——長沙師范學院附屬第二幼兒園。

    羅曉紅對學前教育深情不倦,傳承徐特立教育思想,堅持將促進師幼成長視為終身追求。2010年,她領銜首個長沙市學前教育名師工作室,2016年,領銜首個長沙市名園長工作室、首個學前教育特級教師農村工作站,12年里連續四次領著近百名團隊成員奔赴全省各地,開展近百次教研活動,深入偏遠農村幼兒園開展專題講座200多場,讓數萬名鄉村園長和教師受益。

    “一輩子就只做教師,再也不想別的?!绷_曉紅說,徐特立老先生的這句話,她喜歡。

    “參加了68個孩子的婚禮”

    “參加了68個孩子的婚禮?!边@件事發生在鄧益云身上,她做了整整33年學前教育,今年2月剛獲第十四屆宋慶齡幼兒教育獎。

    和羅曉紅一樣,當年在縣里中考第一名的鄧益云,是堅決不想做幼師的,只因家在農村,有5姊妹的她,想早點兒工作減輕家里負擔,這才被勸入校,心里還想著一定要爭取保送上大學。

    一個小男孩改變了她的想法。

    那個孩子天生大舌頭,不愛說話,老流口水,幾乎沒人喜歡他,不到20歲的鄧益云是孩子的班主任。某天鄧益云沒留神,孩子居然把園里價值100多元的大型玩具全拆了!“天啊,我哪兒賠得起!”鄧益云又急又氣,當時自己每月工資才40多元?!拔抑幌肟纯礊槭裁磿l出不一樣的聲音?!焙⒆优卤话职执?,趴在鄧益云的懷里,眼淚口水蹭了她一身。鄧益云把這事記錄下來,并嘗試著記錄孩子異想天開的其他事,漸漸發現,其實這個孩子特別聰明,愛探究,“腦袋里像有十萬個為什么”。孩子的家長看到這些記錄后大為驚喜?,F在這個孩子成了知名學者,還有自己的研究室。

    這以后,鄧益云開始記錄全班每個孩子的有趣言行,每學期每個孩子一本,連續三屆六個學期108個孩子,648本記錄冊一本不少,全手寫?!爸笪也胖?,這就是觀察記錄?!?/span>

    鄧益云的苦心沒有白費,“孩子們跟我格外親,被邀請參加了68個孩子的婚禮?!编囈嬖普f,每當司儀介紹她是新人的幼兒園老師時,臺下一片驚呼。那一刻,她自豪極了。

    三屆孩子帶完后,1999年,鄧益云主動要求調往雨花區教育局幼兒園,從全湖南省最好的幼兒園之一——長沙師范學校附屬幼兒園,調到只有26個孩子的基層園,且孩子幾乎全來自近郊拆遷戶,所有人都說她有點兒“寶”(湖南方言,傻的意思)。

    一天下午,一位奶奶來接孫子。孩子高興地說:“奶奶你看我的畫貼墻上了?!蹦棠滩豢串?,反問:“這畫上的名字誰寫的?”“老師?!蹦棠獭芭尽钡亟o孫女來了一下,“一個多月了,連名字都不會寫,這學費白交了!”

    20多年過去了,說起當時的情景,鄧益云依然有些激動:“你說這樣辦園怎么行?”

    鄧益云嘗試著改變。她把26個孩子集中在一起,混班,每周開展一次區域游戲,全園所有老師,包括門衛、后勤都被她發動起來,看孩子們究竟喜歡玩什么。她認為,會玩的孩子就一定會學習和生活,也大多具備領導力。

    這一玩,還真“玩”出了名堂。2010年,幼兒園舉辦了長沙市首屆游戲節,152所幼兒園的代表現場觀摩;2012年,在園幼兒增加到800多名;現在,鄧益云已經是幼教集團的總園長,集團有36所幼兒園,在園幼兒2萬多名。

    望著形象姣好、善于表達的鄧益云,想著曾經有人戲稱她是“被幼兒教育耽誤的演員”,記者發問:“沒想著離開?”“有4次機會,但都沒去?!痹蚴恰昂秃⒆觽冊谝黄?,單純,美好”。

    “做喜歡的事,眼里會閃閃發光”

    “做喜歡的事,眼里會閃閃發光?!闭f這話的是羅敏,整整做了30年學前教育,剛剛被評為湖南省“優秀教育工作者”。

    1989年進校時,羅敏也同時考上了湘潭師范學校。想著長沙師范學??隙ū认嫣稁煼秾W校好,她就選擇了前者,“否則,應該是個不錯的小學老師?!辈稍L時她笑著說。

    全班45個同學住一間寢室,早晨6點半跑操,晚上自習,課余練聲,帶著饅頭搶琴房,回寢室后練功壓腿……羅敏說,學校要求真的嚴格,但老師們也真的負責,跑操、晚自習,“老師到得比我們還早”;教聲樂的陳競男老師,“雙眼閃閃發光,表情夸張”;教口語的丁長生老師,隨時隨地,在大喇叭里糾正大家的鼻音邊音。想家了,老師還會邀請去自己家一起做飯吃,“像父母一樣愛我們”。

    老師們的激情和熱愛,深深地影響著大家,也改變了羅敏,“激發了我的潛能,之前我是個不大愛說話的人?!绷_敏說。

    三年畢業后,羅敏被分配到湘潭市第二幼兒園,盡管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湘潭的第一所公辦園,但其基礎設施并不好,周邊的民辦園以“教孩子認字算數”為噱頭搶生源,加上當時全社會幼兒入園率都不高,2007年5月羅敏被任命為園長的時候,全園生源銳減到四五十人?!百u掉算了?!庇腥苏f。年輕的羅敏很是惶恐,但她仍咬牙堅持著,拼命抓生源抓質量,抓教師隊伍建設,“也是趕上了學前教育發展的好形勢”,現在,二幼已成為全市最好的幼兒園之一,在園幼兒達到400多人。

     

    作者: 李倫娥

    文章來源:微信公眾號“中國教育新聞網”2022-09-18發布

    出處:《中國教育報》2022年9月18日 第1版 版名:要聞 原標題:擇一業,終一生


    發布者:   發布日期: 2022-11-18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东北丰满少妇多毛大隂户

    <cite id="nk1ss"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