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k1ss"></cite>

  1. 登錄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頁  史海鉤沉
      

    徐志摩請胡適等人觀海寧潮

      

    1923年9月28日,即農歷八月十八日,是海寧的觀潮節。

    這天,徐志摩約了好友胡適、馬君武、莎菲等人到浙江海鹽的鹽官看潮。徐志摩雖然沒有在當天記述看潮的具體情況,但在10月1日的日記里卻作了補記。他寫道:“前天(莊注:應該“大前天”)乘看潮專列到斜橋,同行者有叔永、莎菲、經農、莎菲的先生E·llery,叔永介紹了汪精衛……到斜橋時適之等已在船上,他和他的表妹及陶行知,一共十人,分兩船。中途集在一只船里吃飯,十個人擠在小艙里,滿滿的臂膀都掉不過來。飯菜是大白肉、粉皮包頭魚、芋艿,大家吃得快活。我替曹女士蒸了一個大芋頭,大家都笑了。

    徐志摩說的“到斜橋時適之等已在船上”,查《胡適日記》,同年9月28日記載:“今天為八月十八,潮水最盛。我和娟約了行知同去斜橋,赴志摩觀潮之約。早車到斜橋,我們先上了志摩定的船。上海專車到時,志摩同了精衛、君武、叔永、沙菲、經農和一位薩瓦大學教授埃勒里一齊來。我們在船上大談?!?/span>

    徐志摩日記中的“他的表妹”“曹女士”,胡適日記中的“娟”,為同一人,即胡適的表妹曹珮聲女士。

    從徐志摩與胡適的日記可知,胡適一行三人是從杭州乘火車到斜橋的(莊注:當時胡適住在杭州煙霞洞),徐志摩一行七人是從上海乘火車到斜橋的。舊時八月十七日至十九日為“觀潮節”,上海和杭州都有“觀潮專列”開行,停在斜橋。斜橋距鹽官“二九”,即十八華里。斜橋去鹽官的船,是徐志摩托人預定好的。

    徐志摩9月29日日記中回憶,八月十五日他到杭州,住在清泰旅館,原與胡適約定去煙霞洞過中秋賞月,由于“去得太晚了”,“所以不曾到煙霞去”。十六日他看了雷峰塔,并寫了一首為白娘娘抱不平的小詩,再到煙霞洞訪胡適,未遇。由此看來,徐志摩是十七日趕回硤石,預定船只,十八日上火車與上海友人會合,到斜橋再與胡適會合。

    “我原定請他們看夜潮,看完即開船到硤石,一早吃錦霞館(莊注:硤石著名面館)的羊肉面,再到俞橋(莊注:硤石東南郊,即現在的俞家橋住宅區)去看楓葉,再乘早車動身各分南北。后來叔永夫婦執意要回去,結果一半落北(莊注:回上海),一半上南(莊注:到杭州),我被他們拉到杭州去了?!?/span>

    當晚到了杭州,徐志摩等人在樓外樓用餐。餐畢他們還蕩舟西湖,徐志摩在日記中只寫了兩句:“湖心亭畔蕩舟看月,三潭印月聞桂花香?!?/span>

    徐志摩日記里寫到船里用餐時吃的大白肉(大塊白切肉)、粉皮包頭魚、芋艿等,是海寧、桐鄉一帶農村的家常菜。筆者兒時生活在斜橋,對徐志摩這一天的日記,讀來尤覺親切,因為“掉不過來”“快活”“落北”“上南”“外行”等海寧土話,都會勾起我對故鄉斜橋的回憶。

    上世紀編的《海寧市志》上有徐志摩們在鹽官看潮的九人合影照片,照片背面有徐志摩寫的九個人名,缺叔永,可能照片的拍攝者是叔永。

    幾年前,在鹽官南門外的觀潮公園里,新塑了徐志摩、胡適一行觀潮的青銅群像,固定了這段94年前的歷史。

     

    文章來源:上海灘雜志公眾號 2017-12-01 發布

    原文出處:《上海灘》雜志2017年第12期


    發布者:   發布日期: 2022-09-13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东北丰满少妇多毛大隂户

    <cite id="nk1ss"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