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k1ss"></cite>

  1. 登錄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頁  史海鉤沉
      

    陶行知關心抗日殘疾軍人


    1942年,幾個抗日殘疾軍人在重慶開設一家飲食店,幾乎每天都有一位老先生來光顧。他總是一碗陽春面加兩只包子。他身穿老布中山裝,一雙鞋子也補了多次,中等身材,戴著黑色近視眼鏡。每當顧客多時,他總是端著碗,跑到店外坐在石頭上吃,吃畢又主動把碗送歸原處。飯后,照例坐在茶棚躺椅上看書報或喝茶。由于他態度隨和,給他泡茶時,他總是厚道地笑笑,他喝茶也特別,一碗濃茶總要喝成白開水才罷休。

    那時,這家店還兼辦代辦、轉發八十多份《新華日報》的義務,這位先生發現店里只有《新華日報》,連一份政府的報紙也沒有,便批評店主人做事有欠思考。

    店主答道:“《新華日報》也是政府同意公開發行的,難道代發也有罪過?當局難道會不講理?!”這位老先生見店主年輕氣盛,有些固執,就說:“嘿,它就是靠不講理執政的咧!”

    幾天后,這位先生急匆匆地來到柜臺,要借《中央日報》看,店主抱歉地對他說:“我店只訂《新華日報》《大公報》和《新民報》三種,現在還不打算定《中央日報》!”只見他嚴肅對店主說:“訂報也像吃菜一樣,口味各異,貴店屬于公共場所,應考慮到后果,要斗爭也決不可放棄合法的道路,不講策略的蠻干實非上策!”見他的話分量很重,也確實是有遠見的警告,店主便很快訂了一份《中央日報》,并掛到了店堂口。

    由于戰亂,店里的白面全靠配給,數量極少,店主只好以土粉代替。一天,老先生吃罷早點后問:“使用土粉會影響生意吧?”店主說:“這個自然?!彼麊枺骸盀槭裁床灰蠖嗯潼c?”店主說:“有誰來同情我們?我們抗日殘疾軍人就像前娘的孩子一樣——謀生已是不易,怎敢妄談照顧?”他說:“抗日榮軍,出生入死,留下殘疾,理當照顧!我上午去北碚,順便代你們去要求一下,你們寫個申請,蓋個店章,寫明每日需要的數量即可?!?/span>

    店主很懷疑,便婉言謝絕他的好意,但這位先生執意要試一試,他笑著對店主說:“你們不是認識馮玉祥、張治中兩位將軍嗎?今晚我正好能碰到他倆,您寫信申請由我當面轉給他倆,你看怎樣?”店主仍然說:“大官是不會管我們這些小事的,我怕麻煩先生,過意不去?!毕氩坏降曛鬟@番話引起了他感慨:“他們把胳膊、大腿都獻給了抗日,我難道還怕麻煩嗎?你們自食其力,為國分憂,是國家的功臣,我尊敬你們,國家也應該照顧。你們這個店,市口好,顧客多,價廉物美,對‘公園’方面的壟斷局面也是個打擊!這是榮軍隊社會的一大貢獻,張治中要是不管你們的事,他就是失職!”

    這位先生忙從公文包里取出紙筆,讓店主寫申請并蓋上店章交給他,他看了看說:“好,好?!币贿叞焉暾堁b進包里,匆忙登船而去。

    這位先生的舉動引起了全店的議論,榮軍們都吃不透他是吹牛還是窮儒的憤世之辭,大多是不抱任何希望。只有榮軍黃菊生老弟另有見解。他是店員出身,見識多,閱歷廣,曾參加上海市警備隊,在保衛十六鋪、加強封鎖線的戰斗中致殘。他說:“新亞藥廠的那位女職員一來就以命令的口吻,叫他吃飯,稱他為老夫子,而這位先生也稱這位女職員為吳先生。說明他倆是師生關系,可見這是位老教授之類的文化人,可惜我們沒有問他的姓名?!?/span>

    第三天,飲食店接到通知:你店今后可以不受限制地供應白面,但不可轉送親友。

    店員聽到這個消息特別興奮,便向店主建議:星期六下午提前打烊,一定要以豐盛的筵席招待這位老夫子,由全店榮軍們做陪。

    到了星期六下午,輪船一靠岸,飲食店全體出動恭候門口迎接這位老先生的到來,不一會,就見這位先生和一行人走上坡來。他看見了店主就問:“有消息嗎?”店主高興地答道:“解決啦,這么難的問題,想不到您老先生幫助辦好了,我店全體榮軍感恩戴德,永世不忘!”他聽了笑道:“要謝還得謝謝馮玉祥、張治中,是他們同情你們抗日殘疾軍人咧!”

    店員一起擁著老夫子等五人進了店。內中有個熟人叫史東山,我把榮軍的心意告訴他,他隨即轉告了這位先生。誰知,這位先生推說今晚有事,硬是不肯落座。眾榮軍不依,推來推去,僵持很久。史東山出來打圓場說:“老夫子不會吃你們的筵席的,他知道你們的錢來得不容易?!边@位老先生也說:“今晚有事,明天來吃早餐,有一桌人哩?!?/span>

    第二天一早,店主和店員天不亮就起床,雞、鴨、魚全是活殺。剛剛準備完畢,老夫子與史東山,以及新亞藥廠的張經理等果然來了,整整坐了一桌。老先生見好菜放了一桌就制止道:“還是按老規矩辦事,每人一碗清湯面、兩只包子、一杯清茶,吃完結賬?!彼L趣地說:“今天由張經理掏腰包,不能叫你虧了本?!闭f罷,他和張經理、史東山等都笑了起來。店主十分感激地說:“多虧這位老夫子,想不到我們榮軍辦的店能得到他的關心,真不知怎樣謝謝!”

    突然,史東山問店主:“聽你說話好像還不知老夫子姓啥名誰?我告訴你,這位大名鼎鼎的育才學校校長,陶行知陶老夫子便是!”店主驚愕地瞪大眼睛問史東山:“是不是《鋤頭歌》的作者,現為國民參政會參議員的陶行知先生?”史東山說:“對呀?!薄俺R娮痤伓蛔R,某等之過也,還望老夫子海涵!”

    說著,店主腦子里轉過一個念頭,問陶先生:“您參加我們‘傷兵之友社’了嗎?“他含著淚說:“是友不是友,不友是真友,我見到你們這些傷殘的抗日榮軍們,心情就像馮玉祥將軍、張治中將軍一樣,格外親切。你們是為抗日致殘的,政府關心不夠,我若不替你們說公道話,還像個參政員嗎?”停了停,他又說:“今后,我要多來,如果用得著我陶行知的地方,但說無妨?!?/span>

     

    文章來源:中國民主同盟杭州市委員會微信公眾號“杭州民盟”2018-08-21(轉載時內容有修減)


    發布者:   發布日期: 2022-07-12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东北丰满少妇多毛大隂户

    <cite id="nk1ss"></cit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