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k1ss"></cite>

  1. 登錄
    您的位置:  首頁  文教新聞
      

    這位95后女孩,陪山里娃寫下1000多首詩

      

    “棉花吐出了豐收?!比昵?,語文老師李柏霖讀到學生考試答卷上的一個句子,由此開啟了一段詩意旅程。

    出生于1996年的她,任教于湖南省懷化市會同縣粟裕希望小學。這是一所地處偏遠山區的鄉鎮學校,約一半學生是留守兒童。李柏霖在這里帶孩子們寫詩。

    列夫·托爾斯泰說,詩歌是一團火,在人的靈魂里燃燒。

    這團火,溫暖和照亮了大山里的童年。

    種下詩歌的種子

    會同縣地處武陵山區,是勞務輸出大縣。粟裕希望小學距離縣城約6公里,學校很小,有些陳舊。笑起來眉眼彎彎的李柏霖,已經在這里工作了五年。

    有一回,一個8歲的孩子在作文里寫:“我長大以后,一定會陪著自己的孩子念書,不然孩子就會學不好?!?/span>

    讀罷,她久久不能平靜。一些孩子沉默叛逆的背后,是被忽視的情感需求和表達欲望。

    看著這些孩子,李柏霖仿佛看見了童年時那個因家庭困窘而內向自卑的自己?!拔覜]有對老師傾訴過,可是他們主動了解我,陪伴我,給了我力量?!边@種力量,促使李柏霖也走上講臺——在接受長達6年的師范教育后,她回到家鄉,成為鄉鎮小學的語文老師。

    “什么樣的語文教育,才能給孩子們一個更豐富美好的精神世界?”這是李柏霖思考的第一件事。

    很快,目光落在詩歌上。詩歌,也許能成為孩子們情緒的出口,情感的寄托。

    起初,許多人不理解?!敖躺嚼锿迣懺?,有什么用?”“學寫詩,能學成詩人嗎?”……

    是孩子們靈動的文字,給了她堅持的信心——

    “大概,冬天是梅花的心上人吧?!钡谝淮巫x到這個句子時,李柏霖內心隱隱震撼。寫下詩句的孩子告訴她:“冬天那么冷,梅花也堅持盛開,一定是因為梅花想見冬天,他們相愛。如果爸爸媽媽也像梅花和冬天一樣就好了?!?/span>

    詩歌,解決不了所有問題。

    但詩歌,或許是找到答案的一把鑰匙。

    靜待語言的花朵

    什么是詩?

    “玫瑰不是詩,玫瑰的香氣才是詩?!边@是李柏霖最喜歡的答案。

    她堅信,要讓孩子們看見生活的詩意,先要讓他們看見、聽見、聞到、摸到這個世界。于是,語文課堂上,她鼓勵孩子們和螞蚱玩、對小草說話、把秘密分享給微風……詩歌是自由的,寫詩的課堂自然也是。

    起初,孩子們玩得開心,卻不愿記錄心境。李柏霖也不著急,“想到什么寫什么,不想寫的時候,把不想寫的心情寫下來也不錯?!?/span>

    于是,有一個孩子寫了一首《不會寫詩》,李柏霖也好好收藏起來。

    “童真的表達,都很珍貴?!彼龑ν姷睦斫?,與平仄、修辭、對仗無關;有時,她甚至會在黑板上畫下九宮格,請孩子們填入詞語,選詞造句,激發靈感。

    多數時候,孩子們的詩并非一次成型。李柏霖也不催促、不修改,只是耐心地提問——

    有孩子寫下“藍天”,又劃掉。

    “藍天讓你想起什么?”“大海?!?/span>

    “那大海里有什么?”“有魚?!?/span>

    “天上有什么呢?”“有云在動?!?/span>

    “魚可以做什么?云可以做什么?”“魚會唱歌、會跳舞、會吐泡泡?!?/span>

    孩子頓了頓:“咦,為什么云不會吐泡泡呢?”

    就這樣,一問一答中,表達逐漸清晰。

    慢慢地,孩子們使用詞匯更加大膽,想象越來越天馬行空。童詩越來越美,開出一朵朵天真浪漫的語言之花。

    叩開孩子的心門

    詩歌的意義,對每個孩子不盡相同。

    一些孩子性格內向,詩歌成為表達的出口?!懊妹冒ご蛄?,因為我打碎了花瓶??擅妹煤芎?,沒有供出我?!弊x到這幾句,李柏霖頗感欣慰:孩子們一點點敞開心扉,將“不太光彩”的小秘密寫了出來。

    一些孩子家庭困苦,詩歌成為傾訴的渠道?!靶◎蝌较胝业綃寢?,尋問了很多人,終于在荷葉上找到了媽媽。但我想找到媽媽,卻沒有一個人告訴我?!弊x到這里,她找到寫詩的孩子一起曬太陽,傾聽她的孤獨。

    有一次,一位常常不交作業的調皮男生主動交來一首詩,寫得生動有趣,李柏霖便謄抄在黑板上,請全班同學一起朗讀,男孩的臉一下就紅了。第二天,男孩按時上交了工整的作業。李柏霖獲得啟發,在班上舉辦詩歌朗誦會,請孩子們朗讀自己的作品。從那以后,越來越多孩子會把課后寫下的詩交給李柏霖。

    于是,她有了一個“寶貝紙箱”,里面堆滿了皺巴巴的作業紙,許多紙張一看就是隨手從本子上撕下來的——有時在放學路上,有時在外出玩耍時,只要想到了有趣的句子,孩子們就會找來身邊可用的紙,寫下來,交給李柏霖。

    一些在外打工的家長,也被孩子的詩觸動?!霸瓉砦业暮⒆舆@么有語言天賦?”“孩子的這些情緒,以前我都不知道”“我要回去多陪陪孩子”……驚喜、自豪、歉疚、思考,家長的反饋越來越多。

    李柏霖說,詩歌于大山里的孩子而言,就像一扇扇心門?!斑甸_這扇門,你會看見他們多么愛這個世界,也會明白,怎樣更好地愛他們?!?/span>

     

    記者:張格 袁汝婷

    來源:新華社


    發布者:   發布日期: 2022-02-28     返回
    陶行知研究中心
    东北丰满少妇多毛大隂户

    <cite id="nk1ss"></cite>